一条是否快乐的鱼

《庄子》中有这么一篇出名的文章: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之上。庄子曰:“儵鱼出游从容,是鱼之乐也?”惠子曰:“子非鱼,安知鱼之乐?”庄子曰:“子非我,安知我不知鱼之乐?”惠子曰:“我非子,固不知子矣;子固非鱼也,子之不知鱼之乐,全矣。”

乍一看,这个问题让人凌乱。其实,这个问题的源头是来自惠子的一个伪命题“子非鱼,安之鱼之乐?”看似合乎常理,其实这句话已经把他自己拉进了坑。把这个命题抽象化:“A非B,则A不知B”,暂定为惠子命题。在惠子的第一句话中,A是庄子,B是鱼;但是,如果A是惠子,B是庄子,就出现问题了。按照惠子命题可知,惠子不知庄子。可是,惠子得出“庄子不知鱼”的结论却恰恰表明“惠子知庄子”,两者相悖,惠子命题是错的。

在现实生活中,能推翻惠子命题的例子太多了。最简单的,比如我不是你,但是,我看看你的医学检查报告,就知道你的身体状况。

由此看来,A知不知B,与A是否是B没有绝对的关系。

那么,这鱼到底快乐不快乐,庄子到底知道不知道这鱼快乐不快乐,惠子到底知道不知道庄子是否知道这鱼快乐不快乐?

考虑这样的问题,就要避免像惠子那样,主观臆想一个貌似正确的命题作为解决问题的根据。我们不妨从细节着手,寻找突破点。不管庄子是否知道鱼之乐,他们俩都默认了一个事实“鱼一定知道自己是否快乐。”问题的线头找到了,我们接着一层一层扯下去。为什么惠子会认为鱼知道自己是否快乐,而庄子却不知道鱼是否快乐呢?现代生物学能够帮助我们回答这个问题。鱼是一个拥有大脑的完生命体,它可以通过神经把周身的感觉传输到大脑,大脑汇总这一切神经信号,产生快乐或者不快乐的心情,所以鱼当然知道自己快乐不快乐。可是,庄子跟鱼之间却没有神经连接传输感觉信号,所以,在惠子眼里,庄子不知道鱼是否快乐。

不过,庄子还是可以通过其他方式知道鱼是否快乐的,并且他自己也说出了理由“鱼出游从容”。然而,庄子所说的这个理由能否成其为鱼是否快乐的理由呢?显然不可以。从容的意思是悠闲舒缓。悠闲舒缓是快乐的什么条件?既不充分也不必要条件。快乐的人可以很 high,嗑药甩头跳舞,却一点都不悠闲舒缓;一直悠闲舒缓的xxx(敏感词,自动过滤)也有难过的时候。庄子不能通过观察“鱼出游从容”的方式得出“鱼很快乐”的结论。

庄子根据一个观察到的事实,用莫名其妙的方式推出了一个与所观察到的事实毫无关联的结论;惠子得到了一个正确的结论,却用一个主观臆想的伪命题作为根据,完全是歪打正着,还自以为是。

综上所述,庄子和惠子,都是逗比。

7 thoughts on “一条是否快乐的鱼

  1. 都没人评论啊,自顶一个

  2. 还是个群体博客。。。

  3. 很好嘛,赞一个!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